国家电监会通报问责风机脱网


时间:2011-5-10 21:56:09  来源:广州新能源网

  广州新能源网:4月初,国家电监会发布甘肃酒泉风机大规模脱网事故的通报,自此,一场遍及整个风电行业的问责声四起。风机制造商、风电场、电网企业均未能幸免。

  到底谁的责任?电监会是这样定论的:事故发生主要由风电设备、风场管理、电网接入以及运行安全监管等四方面问题导致。

  叶檀:改革个税是一场利益博弈 谢国忠:全球走向新的二次探底 蒋旭峰:彭伯顿的惊讶 徐梦晴:大家为什么不吃“特供” 周科竞:投资者自己救自己 何志成:高盛在上海卖房暗藏深意 [报名]听文国庆教你抄底良机   可见,主管单位不偏不倚,把板子拍在了三方。引发行业大讨论之际,一则关于“新的风电入网国家标准将要出台”的消息不胫而走,于是,这条消息成为事故的救命稻草,很多人纷纷站出来说如果有了严格的新国标,很多问题可能不会发生。

  显然,这只是个美好的愿望。“标准越来越严格,尤其是对风机,难道解决了低电压穿越等风机的问题就能保证风电的绝对安全?”某风机制造企业高级销售深感不解,他认为当越来越多的人把矛头指向风机制造商的时候,行业更应该纵观全局。

  酒泉遭遇脱网

  这一次的确是我国最大的一起风机脱网。比三年前的吉林电网大范围风机脱网事故多损失了将近一倍的电量,但故障类型如出一辙,翻看吉林脱网事故报告,明确写着“2相短路(B-C)”,只是这一次是3相短路。

  2月24日零时34分,中电投酒泉桥西风电场35千伏馈线开关柜下侧电缆头发生C相套管接地击穿。随后,一连串的事故发生:套管接地11秒后,演化为3相短路故障,敦煌变330千伏母线电压瞬间跌至272千伏,酒泉瓜州地区其它10座风电场298台风机随即脱网;随后,由于风电出力下降,引起系统电压升高,敦煌变330千伏母线电压瞬间最高值达到380千伏,因电压过高,瓜州地区另6座风电场的300台风机也因此脱网。

  据悉,此次最终导致近598台风机脱网,损失电力84万千瓦。2008年4月,吉林白城的富裕风电场等4个风电场内所有风机跳闸。其实,事故并非人们熟知的这两起,甘肃捡财塘和河南清源风电场受电铁和冶金等大型用户影响,频繁因3相电压不平衡保护动作发生风机跳闸停机。

  接连的风机脱网事故,让更多的人把矛头指向了风机制造商,尤其是低电压穿越,电网专家的说法是“风机没有低电压穿越功能,当风电装机更大时,电网频率会有问题”。

  酒泉的风机状况如何?《能源》杂志记者联系了两家国内外知名的风机制造商,A表示酒泉的风机多为未改造完的风机,也就是说最初的国标是风机并不需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,去年国家电网制定的风电入网标准中加上了这一条,但新国标一直没有出台,所以低电压穿越并不是硬性的要求。但A表示,他们依旧在努力完善,希望能对旧机组进行改造,加上低电压穿越的模块,而酒泉正是这些旧机组的代表。

  低电压穿越是风机的一项功能,即当电网故障或扰动引起风电场并网点电压跌落时,在一定电压跌落的范围内,风力发电机组能够不间断并网运行,从而维持电网的稳定运行。

  另一家风机制造商B则认为脱网与风机无关,“即使风机都具备了低电压穿越能力,但也是有时间限制的,只有半秒的时间,所以根源并不在此,而在于风电场。”

  的确,酒泉的风电是516万千瓦,“一个地方19家企业共同作业,风场可以遥相相望”,开发商说这种场景在5年前都是无法预料的。酒泉风电基地是我国第一座千万千瓦级风电示范基地,并且,头顶西部大开发标志性工程、建设“河西风电走廊”、打造“西部陆上三峡”等几顶桂冠。按照规划,这两年甘肃风电要形成1271万千瓦的规模,而全省负荷只有900万千瓦。

  其实,吉林事故之后,电科院(300215,股吧)就召开过一次研讨会,当时,新能源研究所王伟胜所长就提出,“大规模风电接入对甘肃电网主网的电压稳定水平影响较大,不采取技术措施无法正常运行!”记得王所长在大屏幕上打出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。

  可见,本来就薄弱的甘肃电网已经无法承受。虽然国家电网一直在努力,从750千伏到特高压规划。据悉,哈密至甘肃安西750千伏线路已经投运,风电投资方对此下了很大赌注,理由是“西北五省来平衡两个千万千瓦的负荷”,并分析道,“青海只有水电,可以来调峰风电;宁夏只有一点太阳能还不成气候,陕西几乎没有新能源,只有甘肃和新疆的风电装机。”然而,750千伏到底能输送多少电?专家称“只有300万千瓦”,特高压也只是规划阶段。所以,甘肃电网承受力已经与风电负荷起了冲突,事故也只是敲了警钟。

  低电压穿越成焦点

  “风电并网的新国标我们负责一部分,这一次会更加严格,涉及的面更广,更系统,监测平台和技术手段、监测的软件等设置了很多,对低电压穿越以及整个系统都有要求,逆变器的转换率,电池等比以前更严格,因为产品不过关并网就会出现各种问题,很难保证稳定性和可靠性。”国网电力科学研究院宋丽霞接受《能源》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并且,东兴证券电力分析师周宏宇认为:“严格的背后会造成风电行业的又一轮洗牌,一批不能达标的企业将被淘汰。比如,低电压穿越和无功调节国外都有要求,前几年国内风电发展太快了,萝卜快了不洗泥,光造风机了,没考虑太多。”

  而对于风电并网的标准出台也是一波三折。中国电科院首席专家胡学浩就对《能源》杂志记者讲了这样一段他亲身经历的历程。

  2006年1月,可再生能源法正式实施。按法律要求必须有新能源并网标准。于是,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制定国标,先是委托中电联,中电联再委托电网公司、风电企业等具体执行。当时就出了一个指导性标准,适用了几年后就变成推荐性标准,但都是临时性的,指导性和推荐性标准都只能用两三年,正式的国标一直没出台。如今,这项推荐性标准也过了时效必须作废。去年,国网公司做了一个标准,但只是公司行为,不是行业标准。这一次的新国标就是在推荐性标准基础上制定的,故而慎之又慎。

  无疑,低电压穿越成为新国标的焦点。胡学浩回忆,在2006年做指导性标准时,就写入了低电压穿越这项,后来审查时被删除,理由是当时的情况还不适宜写入,所有的风机都没有低电压穿越功能,写进这项则会造成所有的风电场都无法并网。

  但是,“后来出现了吉林40万千瓦风机脱网事故,电网公司就召集我们开会,问为什么会跳掉,我们说他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,公司又问为什么不具备这个能力,为什么不用标准规定下来?”胡学浩说,自此也有很多声音,要求一步步完善低电压穿越和无功补偿,“虽然新国标里加入了低电压穿越,也不是一劳永逸的,各个国家对穿越时间的长短也意见不一”。

  虽然起草者称,历时几年多次对欧洲进行考察,但风电企业却提出,“这样的严格规定对中国并不一定适合,据说我们的规定比美国还严格,中国的很多风机是国外设计的,现在并网规定却超过国外标准,将很难推行。”

  互相推诿的背后

  对于新国标,还有个小插曲,某媒体提出,起草部门称风机企业和运营商都介入其中,比如龙源电力等,而媒体去采访龙源电力总工程师杨校生时,他却断言并未征求龙源的意见。

  甚至有风机企业提出新国标只电网一家之言,并表示不满,声称“前几年是主管部门大批喊上,现在是大批喊停,风电企业只能选择被动”。一边是风机企业表示新国标太严格不利发展,一边是电网要求更严格以期保护电网安全运行,其实,双方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都没有错,矛盾在所难免。

  还以酒泉风机脱网事故为例,首先对电网的危害是有目共睹的,目前我国正在进行电网改造形成全国性的大电网,电网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增加大面积停电的可能性,如果处理不当容易引起连锁反映。

  其次是对风机,风机制造商B介绍说:“不该停机的时候突然停机会对齿轮箱等造成很大损害,力完全作用在机器本身,而且,脱网时机器还在发电,突然把输出端拿走了,能量是要守恒的,不能转化动能,动能怎么办,有可能造成飞车。”“低电压穿越也是半秒钟的事,而且不能全掉,全掉了再优质的机器也不行,都要自我保护而自行切机。新国标要求风机还不如去要求风电场,即使风机每个都合格,但风电场出现了短路事故,照样也得切机。”

  但是,耳闻新国标对低电压穿越的严格,各企业也不得不行动,“现在很多人问我低电压穿越模块怎么卖,试图买个模块进行改造,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模块的问题,是风机整体设计时就要考虑很多因素,买个模块加进去治标不治本。”B企业表示,“如今面对新国标,风电场的做法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,标准上是要求风电场的,现在风电场都推给风机制造商;而起草人又说他们也只是建议权,不管执行;电网公司更是拥有极强话语权,满世界喊风电垃圾,但风电只是百分之几的问题,如果这个小数对电网影响这么大的话何谈电网稳定性?几方都在互相推诿。”

  同时,采访中也有人对审批部门提出质疑,称当初酒泉上马如此多的风电也是欠考虑的,而且不光酒泉,甘肃、内蒙、河北、江苏、东北都可能出问题。

  其实,在各利益相关方互相推诿的时候,也该思考一下各自的问题,一个产业的发展不只是某个环节努力就能实现的,风电也一样,低电压穿越解决了也不是万无一失,这只是一个突破口,还需行业的共同平等交流,以期良性发展。